• 关于假期 30 分钟内必须回 dingding 消息的事情,晚上有点兴奋,我多几句嘴。

    如果我是管理层,我会制定一个轮班机制:

    • 每天有一个人轮班,有问题在 dingding@ 他,只有值班那天 Ta 才会注意群消息
    • Ta 来判断事情是怎么回事,对客服等作出响应。如果是可以延后慢慢处理的,直接归档就行,如果紧急的,直接给对应模块负责人打电话
    • 每个人不用每天下班都对手机消息一惊一乍的
    • 很多时候所谓的” 故障 “是临时或无关紧要的,或者值班的人就可以简单解决

    用大腿想一下,每个人都要在下班时盯着群消息,一惊一乍的。这个综合成本有多高,有多少无效劳动和心智消耗,需要加多少工资才能弥补上。

  • 你这个还是 KPI,只是换了一个说法。

    • OKR 是要暴露一个目标 Objective: App 产品和技术系统高质量开发和运行
    • 通过多个 KeyAction 拆解关键步骤和环节,以达到上面的 Objective,核心是要体现出思路、解决方案、关键途径等。
    • keyAction 需要有多个有梯度的 KeyResult,KeyResult 是衡量 keyAction 的执行质量和目标水位,需要给出明确、有梯度、可循序渐进达到的标准,有些目标不是一下就能达到,要分步。

    App 崩溃率万分之一以内

    这个是一个 KeyResult,还应该有对应的梯度, 比如 99% 是勉强及格,99.99 是及格, 99.999 是超越预期等等。

    可是 KeyAction 呢? 如何达到这个目标呢? 通过什么途径? 用什么方法?(建议补充出来,不要藏知识)

    OKR 的精髓是一个思考框架,帮助组织将大的 Objective 拆成小 Objective,并往下层分发。 Objective -> KeyAction -> KeyResult 这些点的落地、拉通、对齐、筛选就是在设定一整套体系、解决方案、解决途径、解决步骤。

    通过提出一个目标,走一遍 OKR 流程,可以引导出解决方案,这是一个方法论,超越 KPI 的地方。

  • 【译】快乐的和平主义者 at 2020年03月21日

    互联网的数据,多跳一层流量减少 80%。 连微信都在想办法减少跳入层级···,不过得看你想要的是什么。

  • 中大厂的大规模分布式系统,微服务、容器化是唯一的出路。一方面是为了复杂度分解,细化协作分工、提高整体研发效率和稳定性,必须要这么做。

    微服务确实能解决很多问题,让很多东西更容易实施。但一旦拆分后,整体的复杂度会提升十倍以上,主要是分布式体系中网络复杂度和链路复杂度。这需要有相当强大的基础设施来降低这种复杂度,主要是强悍的框架和基础库、pass 能力、数据采集、基础服务、工具链。最难的是要让这些东西保持稳定性和迭代能力,这需要堆非常多的人,一个部件都需要一个团队。

    估计你这边人力资源投入不够,这套东西又烧钱又耗人力。

  • 一文理解 Redis Cluster at 2020年03月14日

    我重新上传一下

  • 直播 -- 弹幕系统简介 at 2020年03月09日

    你们 router 的定位是什么? 如何设计的,为啥要广播。

    我问了一下 bilibili 实际使用,本文中 Router 的设计有些直接废掉了,有些换成了 redis,将 Router 逻辑直接合到 logic。 因为有状态的 Router 一旦挂掉非常麻烦,必须要做高可用,数据还得做强一致性。

    其他节点挂掉后,直接重新拉起来就行,影响不大。

  • 从 LRU 到 LIRS at 2020年03月08日

    有个 “重复的块不算” 的表述,但前后没有统一,导致少了 1

  • 用了较大的成本去增加自己 “贪玩” 的成本,也许可以尝试从根上去解决问题。 比如分析迷恋手机的原因是什么? 是对信息的焦虑,还是其他等等,针对性地采取策略。 解决了这个,就不用太麻烦了。

  • 很多技术 just 工具而已,非高科技的程序员是工具人。

    各个互联网公司用制造业的手法,将流程强化、动作固化、标准细化,追求高效率、低成本。

    人只是运转机器中的螺丝和零部件,各个职业经理人做的事情就两件: 1.搭建机器 2.让各个部件能更容易被替换。

    其实纵观整个行业,除了极高水平的科技外(这个能改造规则), 对公司价值最高的都是: 销售&营销。

    IT 部门算个啥呢,本来就是底层的执行层,被告知要干啥干啥,产品经理把逻辑和图都给你准备好了。

    知道要做啥&为什么要做&如何选择优先级,远比执行本身更有价值。

  • 从 LRU 到 LIRS at 2020年01月18日

    感谢你的反馈

无产阶级革命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