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既使只是简单的陈述一下自己了解的情况,在现实生活中就有可能已经得罪人了,说真话说起来简单,真正做到很不容易,我敬重国宁。

    另一方面,如果简单的陈述一下情况就得罪了的话,这样的人也不值得交往的,是自私自利而缺乏反省精神的。

    不过,在强者面前,我们也要有足够的自信,我之于管理员们,管理员们于台湾人,大家都是强者,大家都有自己独立的看法和表达的自由,如果你真正的尊重我也是强者的话,你自然不会认为我说一句话就是对你的冒犯。

  • 谢谢,我其实并不太偏激,也不是道德绑架,只是不希望大家继续尊敬唯利是图的人而已,如果行恶的结果得到的仍然是佩服和尊敬,这个社会行善的人就会越来越少。

    抑恶扬善,应该是每个人尽可能去做的事情,特别是几乎不需要付出什么,仅仅只需要动动手指表明立场即可的时候。

    而无论是以个人自由、包容多态等等理由来反对我的呼吁的,内心多少都有些以强者为尊,缺乏对弱者的理解和同情,认为弱者是活该。而我认为做人不应该这样,这个世界不应该这样。

    总之,你可以不赞同我的呼吁,但不应该认为我的呼吁侵害了你个人的自由,是逼人表态,道德绑架,你不想表态保持沉默即可,而不站必站出来反对也许是“积极正面的”呼吁和批评。

  • 讨论过的这一点,是我没仔细看就想当然了,之前我已道歉了。

    但我并不认同“商业就是这么回事”这个论断,正常的商业应该是双方得利程度基本相当的,否则就是利用优势地位进行单方面的收割,必须进行谴责。

  • 不要低估评论的力量。

    你看就连强大到九门提督的程度,也会因为各种软弱无力的评论而暂时住手,止步。

  • 主要是陪加班无聊,我还是回一下你。

    我这个帖子预期的读者和听众并不包括某些人的粉丝,粉丝们多多少少都有些心智不健全,通过认同别人的能力/成功来强化自己的自信。

    但既然疑似粉丝来了,我还是尽一下我的教育责任:

    首先,小伙子,『鸡生蛋也拉屎,多吃鸡蛋别吃屎,学学别人营销之道,看看如何赚两千万,不然下个报名五万元培训班的可能就是你。』这一句话很不友好,以后和人交流不要这么说话,语气不好,惹人生气,我年纪大,不和你生气。

    其次,『大家看着挺好赚,可是人家都出去弄别的项目了,所以在别人眼里,这明明就不算赚钱的事啊。』傻孩子,韭菜生长也需要速度啊。

    所以,你懂了吗?不懂我再给你讲两遍。

  • 对税这个问题,显然你并不太懂,培训机构的增值税是3%,在所有的税种中,几乎是最低的税率了。

    按照当事人自己的说法,纯利润大概是 1000多万的样子:某来说他没拿那400多万利润,而某某说『过意不去』要退300多万给某来,而分配比例是73或64。

    无论怎么洗,他们都是在骗钱。

  • 一看你就不是当老板的,当老板的说赚了两千万,一般就是指收入了两千万 😅

    现在没有营业税了,只有增值税,城建税和教育附加等的计算基数是主税种的纳税额。

    真要说利润,那么他说有 超过两千万的收入,基本上能够毛估出他的利润大致在 1000万 — 2000万之间,大致是这样。

  • 是的,特别是 @nowherekai 提到的那篇帖子讨论得特别透彻,并且那篇帖子我以前其实也看过。

    也许我所说的『评论几句』,是『批评几句』的意思?总之是不客观,向大家道歉。

    包括我后面评论大家对 Ruby 技术栈的态度,其实更多的是对自己前几年缺少对 Ruby 以外的其它主流技术的学习和关注的一种不满意,然后下意识地怪罪到『鼓吹 Ruby 技术』的老手们身上了吧,正如 @lgn21st 所说的一样,每个人的文字也好、情绪也好都是『在自己的意识世界中的一个倒影』,所以各位不必在意。

    无论 Ruby 相关技术怎么发展,这个社区始终是国内少有的优质社区之一,希望能一直存续,也希望不要局限于 Ruby。每个人都会成长,都会脱离原来的兴趣范围和境界,我近一两年很少来这里了,但真正讨论起来,发现这里的交流还是非常理性、非常顺畅,如果社区能有意识的引导和组织一下,导向一些创业、人工智能、区块链等等方面议题,或许会有不错的效果。就像有人说的:

    我发现在现在这个时候,就没有什么问题是“机器学习”解决不了的,如果有,那就用“区块链”解决。

  • 其实我对管理员们并没有负面的看法或意见,批评熟人这事,的确不大可能做得出来。

    我只是希望在发展了这么多年之后,无论是否正在和已经从 Ruby 上收获了技术红利的老手们,能够应该更加理性的看待这个圈子内的事物和人物。

    在人物方面,如果圈子内有人在作恶,至少不应为他/她站台。 在事物方面,如果这个技术平台正处于幻想破灭期,就不应继续鼓吹那些幻想,以免误人子弟。

  • 嗯,有点。但问题不在于帽子大不大,而在于我说的是现象是否存在。

    我想说的是:相当一部分 rubist 的视野非常狭窄。有点类似于多年前的微软系程序员们一边用得很 High,一边感叹微软技术的各种先进、各种方便,哪个要是给他讲 asp 或 .net 有什么不好,他分分钟可以有理有据的用论据、用代码来打你的脸,你说他说得对不对,都对,殊不知旁边已经千帆过尽了。

    Rubist 肯定不会承认自己的思维已经僵化了,他会给你讲,我也关注各种新技术啊,Elixir、Rust、Clojure 这些都很好啊,但是他就是不会关注那些『没有品味的』 boring 技术,殊不知这个世界本来就是 boring 的,不 boring 就不真实,不 boring 就没有大用。

    我本人就是这样,醉心于 Ruby 的『酷』,结果错过了 JVM 世界的繁荣发展阶段,也差点错过了 Python 的爆热。

    所以,小心别被『酷』锁定了,你们连明摆着的骗子都要大力维护,不过是因为爱屋及乌,而爱屋及乌就正说明了思维的片面和偏激。其实,现在的你们和当年的微软系程序员并没有两样,你们可能都很年轻,不知道当年的微软系程序员有多么的热爱他们的技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