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 年最火的前端技术 at 2021年02月05日

    哈哈哈~那他就得多做点工作了,毕竟分离以后前端的工作量多出来不少。也是挺纠结的,用 Rails 的人少呀。

  • 20 年最火的前端技术 at 2021年02月03日

    前辈好,其实我是做了一回 Rails 信条的搬运工~

    https://rubyonrails.org/doctrine/#integrated-systems

  • 20 年最火的前端技术 at 2021年02月03日

    吼吼吼吼~被坑多了,就变保守了。

  • 20 年最火的前端技术 at 2021年02月03日

    不管是什么,个人都觉得没什么好期待的。我的经验是前端能做多薄做多薄,一定要分离的话,那就把在前端的模型层抽离出来,视图层能多薄就多薄。因为模型是王道,视图只是容器,随时要做好把 vue 替换成 react,或者把 react 替换成 vue,或者把 x 替换成 y 的准备。。。

    Value integrated systems 的理念适用于绝大多数系统(用实践体会投 DHH 一票),微服务也好,微前端也好,都只是不得不的架构方式,而不是一定要,这种技术复杂度的攀升所消耗的成本和产生的收益性价比远低于 monolith 系统。只有在团队架构不得不拆分的时候考虑拆分系统才有必要,而大厂之外的大多数团队还是达不到这种程度的。

  • 哈哈~刚好前阵子用 thor 做过一个小小的脚手架命令行,thor 那种基于 Class 的编写方式,体验挺不错。

  • 微团队管理日志 at 2021年01月11日

    难道就是江湖中传说的传道而非授技之境?

  • 论生态的绝对规模肯定是比不了 react 的,自己玩儿主要还是看个人偏好吧。

    对我来说,在预置了较完整架构的基础上,自己从头实现部分插件或组件也是可接受的,还能多实践一些技术细节。

  • 体验上挺顺滑,毕竟是框架级的,分层上的设计考量的比较周全,省得自己各种拼包做分层的过程了,脚手架也挺便利,有些瞬间会有在用 Rails 的错觉~

    这位大哥@nightire分享了挺多 ember 相关的内容,我就不班门弄斧了,哈哈~ https://ruby-china.org/topics/32634#reply-319002

  • 微团队管理日志 at 2021年01月07日

    大兄弟写得很传神~棒棒!😘

    说到和团队的相处,我也有嘈要吐,斗胆借此宝地小抒郁结了。

    以前我喜欢把自己知道的东西耐心地分享出来,觉得有助于和伙伴们达成共识,一起成长。但渐渐发现很多情况下并没什么卵用。

    哈珀·李在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中这样说到:

    人们不喜欢他们身边有人比他们懂得更多。那会让他们很恼火。你说得再正确,也改变不了这些人。除非他们自己想学,否则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    初次看到这句话的时候,其实挺抵触的,因为我相信沟通和共生的力量。只是现实状况的背逆,又常常让我陷入对这种价值观的质疑挣扎。直到幸运地看到某一期《十三邀》采访贾樟柯,他说:

    每个人都希望有自己的观点,能形成共识吗?我对这个过程一点兴趣都没有。

    看到之后,有种顿悟释怀的感觉——达成共识,真是一个要耗费巨大精力的过程!就像是做技术架构,因着前期糟糕的设计,往往要付出几倍甚至十几倍的精力去修补。于是我刻意让自己沉默下来,把更多希望寄托在,招揽做事风格和技术品味上癖气相投的小伙伴。相比之下,反倒更容易获得一起玩耍的快感。

    说到底,我做了逃兵,对改变自身以外的任何点滴都不抱希望。放过了别人,也放过了自己。

  • 玩儿了一圈,还是 ember 香。jq 也挺香,各有各的香~

  • Ruby 3.0.0 Released at 2020年12月25日

    🎉🎉🎉

  • 我的天!我能说我有点儿沉迷这个连载了嘛~

  • 111 at 2020年11月16日

    国内那么多大厂的顶级技术人员

    看了这句话我有点想呵呵~那么多?大厂的 顶级?技术人员

    从绝对数量来说,大厂的高水平程序员肯定是多的,因为人口基数就在那摆着。但从相对比例来讲,一个大厂的高水平程序员占比不一定比得过一个初创团队。即使是一个 Java 为主的初创团队。

    大厂能大起来是因为当手脚的人多,不是当脑袋的人多。Java 这么多年在大厂是主流那是因为适合堆人,可替换成本低。单纯地比较使用人数,生态圈大小这些都是没有实际参考意义的。盲目崇拜跟风学大厂,基本都把自己玩死了。

  • 111 at 2020年11月05日

    @ericguo @u1440247613

    借两位大哥的金句改编一首打油诗。

    比通用,争赋能,重写一遍再一遍。 大中台,小前台,坑死一家是一家。

    哈哈哈哈~~

  • 优化国内 rvm 安装速度 at 2020年09月17日

    一直在用改 host 的方法,哈哈哈~

  • 可以可以!大东北能给到 25 很可以啦。

  • 让我再回一次水帖,再一次就好。

    阿南的入社评估结束了,他刚走出资质委员会的评审厅,我就跑了过去。

    “结果怎么样?”

    阿南不说话,低着头,把测评卡揣到我格子衫的胸兜儿里。

    我拿出测评卡,通过了直系亲属瞳孔扫描认证,防窥探投射系统把测评结果投射到了我的瞳孔里:“归类:基建组。脑力挖掘上限:30 年。”

    我追上阿南,“不错啊,小子!像你爹,是个智力型人才!”

    阿南不说话,点起一支烟,凹着腮吸了一大口,接着向前走。

    “哎~你可以做 30 年脑力挖掘呢!一看就是聪明人才干得了的活儿。”

    阿南不说话,加快了步伐,在信号灯马上变红的时候,冲到了马路对面。

    “哎!你个兔宰子着什么急啊?小心脑子撞坏了。”

    阿南在马路对面转过身,对着我大声说, “脑力挖掘,就是在你脑袋后面开个洞,连上生物电极,诱导脑电按照预设指令,执行量子机还无法实现的高阶模态计算。”

    阿南眯着眼,一大口把剩下的烟全吸了,狠狠踩灭扔在地上的烟头,然后用食指戳着自己的脑袋喊到,“脑力挖掘,就 TMD 是挖我的脑子啊。”

    起风了,阿南绷紧了身体,嘴唇微微抖动着,长长的发在风中飘得凌乱,挡住了眼睛。

    我激活了眼镜上的瞳孔投射系统,用我的最快眼动速度 30AOI/Sec 翻阅昨天刚刚拿到的国秘部 GB-20603321《9G 脑机系统建设要求》,在人机交互模块发现了这样一段描述:” 须支持至少 100 万脑电长连接,稳定运行时长不得低于 70 万小时……

    待我关闭投射系统,阿南已经不见了,我拿出了 40 年前的 iphone 11, 通过自建的加密线路给阿南发了一条消息:跑!快跑……

  • https://www.codewars.com/ 这个网站我用过一小段时间,上面有 Ruby 的题,更偏向于熟悉 Ruby 的一些内置方法还有语法基础巩固,楼主可以看看适不适合自己。

  • @Rei 21 楼,灌水的,赌博网站广告。

  • Umm...我来回一个水帖,分享一个基于真实事件的故事。

    年后,老张把我拽到了现任公司,说有个比较大的新项目,要我来狠干一票。项目开始前,经过冷静客观的分析,Rails 成为最合适的选择。

    我信心满满地跑到了老张的工位,“老张,上 Rails 吧,没毛病。”

    ……(省略五千字对话)

    老张叹了口气,对我说:“兄弟!虽然是我把你拽来的,可是你要是用 Rails,我就得下岗了呀!”

    我回头看了看角落里 navicat 手动连 mysql 导入 sql 改表结构的 java 程序员,又瞧了瞧隔壁红着眼睛盯着屏幕里《企业中台建设方案》ppt 的架构师,又瞅了瞅老张桌子上积满灰尘的《人工智能时代》,有点儿出神。突然,大厅里响起了一声谩骂:“艹!谁 TMD 本地启服务不改服务名?!” 我被这一声怒吼唤回了神,默默地回到了座位上,运行 rails new 新建了一个项目,然后用力敲击键盘,在 home page 用 h1 字号写下了一句 “Hello, world!”

    五个月过去了,新项目迟迟还没有启动,在一个微风扶面,带着丝丝凉意的夜晚,我和老张走在下班必经的小树林里。

    “老张,那项目啥状态了?啥时候开干啊?”

    “嗨!别提了,半路杀出来个阿里,抢走了好多核心业务。合同还没签下来呢。”

    老张点了根儿烟,接着说,“MD!老子在大老板那牛逼都吹出去了。”

    我拍了拍老张对他说,“能拿下点儿,是点儿,在甲方那再使使劲儿,别总微服务,人工智能的,区块链的,不新鲜了。”

    老张狠狠掐灭了眼头儿,“行,等信儿吧,我再约他们喝一顿。先走了。”

    老张钻进了他的 suzuki 小汽车,一溜烟儿开走了。

    昨天一大早,老张来到我的工位,“兄弟,拿下来了!未来三年都有吃的啦,后台管理的增、删、改、查全是咱们的!”

    “额,恭喜恭喜啊,这回你年终奖少不了吧。”

    “嗨呀!哪有,多亏你帮我弄的 ppt,把那群家伙唬得一愣一愣的,啥边缘计算,WebAssembly 的他们都没听过,哈哈哈!”

    我冲着老张微微一笑,“那这回我上 Rails 更没毛病了吧。”

    老张撮了撮手,“那啥,用不用 Rails 咱们回头再聊,反正甲方指明了 java 微服务不能少。啊,对了!还说要用个什么微前端的东西,你抽空也研究一下吧。”

    “那……” 我没来得及说话,老张的电话响了,“哎呦!王总啊!……对对对,拿下来了,拿下来了!……哪里哪里,还是您指导有方啊!……”

    我看着老张,他变了,他再也不是那个曾经跟我一起喝着美年达通宵改 bug 的老张了。

    我缓缓地在终端打下 subl,启动 Sublime text,然后把那行 h1 标题中的 hello 改成了 F**k you 。

    快下班了,我在电脑旁出神, 老婆的来电响了许久我才拿起电话。

    “我爸手术安排在下周了,手术费还差两万。”

    “行,知道了,我想想办法。”

    “对了,尿布到了,放在门口超市,你回来的时候取一下啊。先不说了,又尿了……”

    我望着桌边崭新的《算法导论》,慢慢抚摸着陪伴我 8 年的 filco 键盘,把那行 h1 标题中的 world 改成了 life。

    全文完。

  • 这才哪到哪,比起搞前端的幸福多了呀,几乎整个 api 都给你换掉好不好~

  • Umm...我是在做纯前端工作三年以后开始接触 Rails,记得第一次把 Rails 跑起来大概是用了一个礼拜。当时正在空档期,平均每天投入时间在 6 小时左右,第一天装了 linux 系统,第二天和第三天基本是在摸清概念,Ruby 基本语法、rvm 是啥?gem 是啥?bundler 是啥?bundle 又是啥?sprockets 是啥?和 webpack 啥区别?db migration 是啥?和 sql 啥区别?。。。经历了一顿薅头发之后,第四天才开始安装 Rails,在第五天的深夜跑起来 Hello World!我想说,以当时我的水平而言,挺难的。。。

  • Rails inverse_of 研究 at 2020年05月26日

    哈~哈哈哈~大哥你也加油。

    ps:拿出手机,打开前置摄像头,掀开刘海儿~偷偷照一照我的发际线。

  • Rails inverse_of 研究 at 2020年05月20日

    补充一下,按照 Rails 6.0.3.1 源码里的写法,如果是 polymorphic 类型的 belongs_to associations 也不能自动计算 inverse_of。 @hw676018683 楼主有没有兴趣再翻翻源码,我最近经常自我怀疑,不太相信自己的判断~😂

    def can_find_inverse_of_automatically?(_)
      !polymorphic? && super
    end
    

    https://github.com/rails/rails/blob/v6.0.3.1/activerecord/lib/active_record/reflection.rb#L735